公关活动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关活动新闻

解读|日本重启商业捕鲸,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行动”?

2019.07.02  浏览:

当地时间7月1日,日本时隔31年重启的商业捕鲸船将首日的“战果”——两头小须鲸带回到了日本北部港口。

这是日本自1988年以来首次重启商业捕鲸行为,也是半年前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后的首次捕捞活动。

现场官员称,重启商业捕鲸首日就能捕获两头小须鲸是“非常令人惊喜”的,因为没想到它们会在该区域内,捕鲸者们原以为周一的行程只是一个仪式。而分析人士则认为,在鲸肉逐步淡出餐桌的背景下,商业捕鲸的前景难以预料,反捕鲸国也可能加大批评力度,甚至令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印象恶化,冲击旅游业。更有反对者称,重启商业捕鲸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行动”。

重启商业捕鲸首日

据美联社报道,当日共有5艘捕鲸船离开日本北海道钏路港,稍晚带回了两头小须鲸。据悉,1日下午,小型捕鲸船“第五十一纯友丸”号率先在钏路湾捕获一条8.3米长小须鲸,并将鲸鱼运回钏路港,由起重机送到岸上。鲸鱼随即被送到附近的切割工场,工人先在鲸身上献酒以庆祝,之后量度鲸鱼的长度等数据,再进行切割分解。数小时后,第一头小须鲸被运达钏路市。

法新社报道称,为了使这头8.3米的小须鲸保持新鲜,它在岸边就被开膛破肚,放干鲜血,之后渔民将其转移到卡车上送往港口工厂。据悉,鲸鱼肉将于4日在当地鱼市拍卖。美联社称,捕鲸者们对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鲸肉估价很高,超过了之前南极科研捕鲸的每千克2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26.5元)。

另一队由捕鲸母船“日新丸”号领航、两艘渔船负责后援的船只,也于当日出发,在日本的专属经济区航行最远200海里(约370公里),捕捉小须鲸、布氏鲸及塞鲸。北部钏路港的5艘小型捕鲸船则会在近岸海域活动。

美联社称,那些在离海岸更远处捕获的鲸鱼肉将被冷冻,并运输供更多人食用。

“我们希望商业捕鲸尽快步入正轨,为当地繁荣做出贡献,并将日本丰富的鲸文化传递给下一代。”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当日在东京向记者表示。日本水产厅官员也在钏路港作出了“将这种(捕鲸)文化和生活方式传递给下一代”的表态。

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此前公布的捕鲸计划,日本当局将下半年捕鲸配额定为227条,分别为52条小须鲸、150条布氏鲸及25条塞鲸,同时将明年以后的每年捕鲸配额初定为383条。美联社就此补充称,上述配额数量远小于日本近年来在南极地区和太平洋西北部地区的捕鲸数量——637头。

这一配额原定6月中旬公布,但为免在月底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前令捕鲸问题成为焦点,所以延迟至7月1日公布。

当天,除了北海道钏路港外,另一处“庆祝”捕鲸船队首次起航的是山口县下关港,而下关市正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在的选区。

“一场注定要失败的行动”?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二战后的一段时期内,由于食物匮乏,鲸曾被作为解救战后贫困的一种手段,为当时的日本社会提供了宝贵的蛋白质资源,成为日本饮食中密不可分的元素。日本捕鲸协会数据显示,1947年,鲸肉人均供应量占当时全国肉食总供应量的47%。到1962年,鲸肉消费量达到顶峰为23万吨。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由于更高效的狩猎方法和巨大的捕鲸船,鲸鱼的生存状况迅速恶化。

1948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成立于,日本于1951年加入。1982年国际捕鲸委员会表决通过暂停商业捕鲸活动。日本随后一直要求解除禁令但未果。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所有成员国同意暂停狩猎,以恢复鲸鱼数量。

各国环保人士对此举大加赞赏。日本、挪威和冰岛等捕鲸国认为,在各方就合理捕鲸量达成一致之前,停止捕鲸只是暂时的,但事实恰恰相反,它变成了一项准永久性禁令。

不过,上述捕鲸禁令也有例外,它允许各成员国的土著群体自给自足的捕鲸活动,以及出于科学研究目的的捕鲸。而日本充分利用了后一项条款。自1988年被迫正式结束商业捕鲸后,日本仍维持着以“科研”为名的“调查捕鲸”。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自1987年以来,日本每年捕杀的鲸鱼数量在200至1200头之间,宣称是为了监控鲸鱼数量等。但批评人士指出,这只是一个幌子,日本的实际目的是猎捕鲸鱼作为食物,因为用于“研究”的鲸鱼肉通常最终会被出售。

2018年,日本最后一次劝说国际捕鲸委员会确立合理捕鲸量,但以失败告终,最终于去年12月宣布退出该委员会。这是二战后,日本第一次退出重要国际组织。

根据流程规定,日本从2019年7月开始正式重启商业捕鲸。日本渔业部门从7月1日开始发放狩猎许可证,捕鲸“将在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内进行”。

不过,日本共同社指,日本政府顾及到退出IWC后来自海外的严厉批评,设定了比一般鱼类更克制的捕捞配额,即每种鲸种都在资源量的1%以下,是可持续捕捞配额,日方称“即使继续捕捞100年,也不会对资源产生不良影响”。

目前,日本允许猎杀三种鲸鱼,分别为小须鲸、布氏鲸和塞鲸。据BBC报道,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小须鲸和布氏鲸并不属于濒危物种,塞鲸虽被列为濒危物种,但它们的数量正在增加。所以就数量而言,日本的商业捕鲸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不过,日本重启商业捕鲸的行为,依然招致了国际社会的大量批评声。

据BBC报道,绿色和平组织(Green Peace)和海洋守护者协会(Sea Shepherd)等环保组织仍对日本恢复商业捕鲸活动持批评态度,但目前还没有针对日本重启捕鲸的具体计划。

绿色和平组织日本办事处执行主管萨姆·安尼瑟立(Sam Annesl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日本“与国际社会的步调不一致”,他敦促政府尽快放弃捕鲸计划。

BBC进一步分析认为,即使日本不顾批评坚持捕鲸,这个有争议的问题也很可能会逐渐平息——长期以来,日本对鲸鱼肉的需求一直呈下降趋势,而且鲸肉行业已经得到了补贴,所以最终商业捕鲸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停止。

近年来,由于国际抗议活动升级,日本国内鲸鱼肉消费大幅下降。美联社报道援引日本水产厅官员给出的数据称,目前日本每年供应约4000吨-5000吨鲸鱼肉,相当于每人每年食用30-40克,捕鲸“研究”项目连年亏损,仅去年一年就损失了16亿日元。

日本捕鲸协会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64%的受访者表示吃过鲸鱼肉,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表示,5年内都没有吃过鲸鱼了。

近年来,除了日本之外的其他捕鲸国家,包括挪威、冰岛等,已逐渐降低了对捕鲸活动的支持,因为国际社会对于商业捕鲸的广泛批评对国家形象和旅游业不利。据国际捕鲸委员会统计,2017-2018年间冰岛只捕猎了17只鲸鱼,挪威捕猎了432只,远远低于两国378只和1278只的配额。美联社进而称,日本人也开始逐渐将生态旅游视为比捕猎鲸鱼更好的选择。

在传统的反捕鲸者看来,随着市场对鲸肉需求的减少以及动物保护观念变化的时代背景下,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将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行动”。